北京pk10赛车平台

 

                          出国五年、亦苦亦甜  为国勘探、无悔无怨

                                       (海南地质综合勘察设计院   矿产队   关鹏程)
 
    闲暇时、总爱拿起书柜上那本护照、翻看一沓沓已些许泛黄的登机牌,这本褪色护照里面签满着一页页的“通关文谍”,每一页都是牢牢印在心底的境外勘查录。那非洲草原上的化探取样、马岛深山里的槽探施工、澳洲牧场上的填图选区、南美沙漠中的矿化追溯……,脑海里不断浮现着五年来承担境外勘查的点点滴滴,经历过来的都是满满的成长进步和精神食粮,正是这思想的动力让我更加不惧挑战,奋勇向前。
 
    五年前,在局里“走出去”战略大潮中,我有幸成为了境外勘查小组中的一员。
 
    初探非洲大陆,满怀着憧憬首度重洋,可刚刚迈下飞机莫桑比克海关、警察们的“下马威”(处处刁难、敲诈),将向往的心击的粉碎,让我们认识到非洲工作并非昔日幻想的那样。治安不好、语言不通、疟疾艾滋病毒、交通不便等等都是严重影响着工作效率的必然因素,境外勘查的苦、几乎是难以想象,每一天都有不可控状况的发生。但无论条件如何艰苦,环境如何恶劣,大家从来不言放弃,无怨无悔。当冲破层层关卡,通过道道刁难,圆满的将八千多个化探样品送上回国飞机的时候,每个组员心里都是道不出的欣慰,我们用行动诠释了新一代地质人的追求与精神。
 
    马达加斯加这个在脑海中充满神秘的岛屿,印象中只是那个经常出现在动物世界节目里的地方。当我们真正进入马岛矿区,磅礴的大山深处,远比想象的落后,没电、没网、没信号,甚至十几公里只有山间小路,每次进入都是“失联”在矿区几个月,跋山涉水的工作,踏在泥水里编录探槽,傍晚收工汗水夹杂着泥水把样品拖回驻地,回首望去一条条槽探工程像大山的伤疤映在我们眼里,这可能就是在对我们工作成果的点头。在这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苦中作乐、乐在其中,将地质事业的“三光荣”在每个组员的身上得到了传承。
 
    来到澳洲,地质队员们没有留恋那墨尔本大都市的繁华,毅然投入到十里无人、百里无村的牧场矿区中,这里的工作正像前辈温总理所说的“是单调枯燥和困难艰苦的,但也充满了神奇和乐趣”。牧场展现出的是辽阔、是狂野、是不羁、是洒脱,但它给予我们工作的条件却不尽人意,牧场中干燥草原气候,吹着貌似永不会停息的尘沙,野外用餐的烤饼经常夹杂着是沙土下咽,但我们工作的积极性依然如牧场中那成群的袋鼠一样活跃富有激情。因为我们心底始终不忘单位的重托、坚定着地质人的那份责任。
 
    南美大陆,经过三十几个小时的漂泊,“南美的脊梁”安第斯山脉映入眼中,万壑千岩。太阳照射下的沙漠,四十几度的高温,每处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有被晒伤的风险,在这片寸草不生的戈壁沙漠,我们用青春的汗水征服着每一个沙丘,我们努力寻找着每一处矿化蚀变。当赢来局领导检查组对我们的野外工作和勘查成果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认可时,一切的辛苦都化作了一个淡然的微笑。
 
    放下护照,脸上淡然一笑,既然选择了地质、就定当不负项目的重托,不负工作的期望,就会把它当做一项为之奋斗的长期事业。
 
    无论何时有需要,我仍将劈风斩浪,再度扬帆起航,为国勘探、无悔无怨。
 
 
 
                               玻璃泡
 
                             (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物探队   张前)
 
    女儿突然跑到我身边,扯了扯我的衣角:“爸爸,你和叔叔们吃药了吗?”
    问得我莫名其妙:“为什么这样问啊?我们没有生病啊!”
    女儿皱着小眉头,着急地说:“你们不是发高烧了吗?”
    莫名其妙的二次方:“没有啊?谁告诉你我们发高烧了呀?”
    女儿让我蹲下来,煞有介事地用小手摸了摸我额头:“就像太阳一样发高烧啊?”
    莫名其妙的三次方!
    女儿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说太阳发光是因为发高烧吗?”
    莫名其妙的四次方!
    女儿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妈妈说你和叔叔们是地质之“光”,你们肯定发高烧了!生病就要乖乖吃药,我奖励你一个小红花。”
    我眼里湿润了,过往的记忆像电影回放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双休日终于到了,很早就说好带女儿去白沙门公园划船,一直抽不出空来,昨天决定要去白沙门公园,女儿高兴的不得了,还和我勾小拇指,谁反悔谁是皮皮(女儿给老家小狗起的名字)。女儿让妈妈准备了漂亮的裙子和小圆帽,总是耍赖不睡觉的她,早早就上床躺好,闭上小眼睛,可是仍时不时会睁开,我故意生气地说:“好好睡觉,要不然不带你去玩了!”她吐吐舌头:“爸爸,天怎么还没亮啊!”一句话把我和妈妈逗得直乐!我也很期待第二天的家庭日!可是不久电话来了,明天要去三亚测井,让我带组,白沙门肯定去不了了,真不知道怎么给女儿说!第二天早早地起床,不敢吃早餐,趁女儿还没睡醒,赶快出门,看着门渐渐的合上,耳边回响着老婆的话:早点回来陪女儿!心里莫名的有些刺痛。也暗暗发誓,一定要多抽时间陪陪女儿!在接下来的测井工作中我倍加用心,希望多快好省地把工作完成,这样就可以早些回家了。
    终于完成了一天的物探工作,双脚像灌了铅,正准备去洗掉一身的疲惫,电话响了,老婆打来的!因为那几天天气作怪,又是大雨又是降温,女儿生病了!高烧还伴随呕吐!因为吃药出汗,女儿总是踢被子,老婆昨天晚上整晚没睡照看女儿,随时帮女儿盖被子,还要瞅机会给女儿喂水,泰诺吃了会暂时退烧,但总是反复,让人很担心。现在女儿终于安静地睡着了,虽然呼吸还有些急促。老婆本来想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的,但是怕影响我工作,让我分心,所以估计我已经收工了才打来电话告诉我,我想大吼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但我没有吼出口。就算我知道了,我身在千里之外又能做些什么?她辛辛苦苦劳累了一晚,为孩子,为家,我有什么资格吼她?那个时候,除了感激,我的心里也是复杂的,也是矛盾的,工作和家有时真的很难兼顾,但老婆为我撑起来家,谁说女子只能顶半边天,没有她整个家都塌了。
    说的这些不仅发生在我身上,相信也发生在很多地质工作者的身上,我们发光发热照亮工作中的同事,老婆孩子在家里放光发热照亮我们自己。地质之光是个灯泡,我们是灯芯会发光发热,老婆和家是罩着灯芯的玻璃泡,正是玻璃泡让我们能更持久地发光发热。
    工作和家庭的确不好兼顾,但它们也不是敌人,因为爱岗和爱家都是爱!工作累了,回到家要抖擞精神,和孩子一起闹闹!工作不称心了,回到家要将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和家人一起笑笑!
    最后以一首藏头打油诗结尾:
    “我”是物探小学生,
    “爱”在岗位肯用功。
    “我”想业内当大拿,
    “家”有贤内管成功。
 
 
                          在汗水中汲取“营养”的地质人
                                (海南地质综合勘察设计院   农地中心   王  鹏)
 
    不知从何时开始,已没有了孩童般的无忧无虑,没有了象牙塔般的温室,也没有了往日那张嘴就笑的稚嫩。更不知从何时开始,电脑游戏已不能唤起快乐的心灵,网络生活已不能主宰内心的主板。总觉得,心如那四季的小草,虽不美丽,却经得起电闪雷鸣,经得起狂风骤雨,经得起严寒酷暑,拥有了坚韧不拔的生命力。
    工作了,我便踏上了奉献青春的贡献之路。孩童时的稚嫩,少年时的无知,刚踏入工作岗位时的懵懂,都已被勤奋努力的汗水浸湿,被新的记忆一点点的抹去。但是,却抹不去成长路上的辛酸苦辣,更抹不去汗水浇灌的成长。
    让思绪放飞,找寻那记忆深处的成长故事,那情景,那滋味,都回荡在我的脑海中,让人刻骨铭心。
    我热爱地质工作,所以我倍加珍惜。4年前,只能算作“入门级”的地质人,我在求知中奉献,在奉献中成长,尝试酸甜苦辣的味道,汲取汗水中的营养,逐渐认识了地质工作需要怎样的卓绝智慧和无私无畏的情怀,才可以实现地质调查事业的重大突破,将地质事业发扬光大。
    野外工作是地质工作当中必不可少且相当重要的环节。 而对于野外工作,有着酸甜苦辣的味道,更有汗水的味道,而每种味道都有它特别的营养。无论是万宁东部七镇地球化学评价项目的采样工作,还是槟榔园调查评价项目的采样工作,亦或是东寨港环境地质调查项目的调查采样工作,还是昌江铅锌矿去地下水评价专题项目的野外施工,还是临高县多文镇美山村扶贫项目的野外调查及采样工作等,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工作学习的机会,也体会到野外地质工作的艰辛,这份艰辛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2013年,我们在万宁新中农场做槟榔园调查采样工作,这是一个地形复杂,山林众多的地区。正逢秋季,阴雨连绵,而对于必须按期完成的项目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为了按期完成项目,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们的组员就早早地起床,吃过早饭,整理好设备工具,背起地质包,戴上有些发黄的草帽,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海南的天气真是多变,一会儿大雨倾盆,不一会儿太阳又火辣辣的炙烤着山林,山林被太阳一照,像个大蒸笼,很快衣服就会被汗水浸湿。停下来擦一擦汗,扶一扶被汗水浸湿的眼镜,脸颊又被沾有泥巴的手弄花了。来不及顾及这些,跨上地质包,我们继续往前赶往下一个工作地点。
临近中午的时候,室外气温已经很高。挽起衣袖,马上又被槟榔园里蚊子包围,每天晚上收队回来,总有队员被蚊子咬的满身是包。遇到小河或是泥泞地,脱掉鞋子,光脚淌过去后再穿上。有队员不小心踩了进去,于是鞋子陷进去找不到了,最后光着满是伤口的脚回来了……
    海南省典型地区多目标地球化学调查项目的野外工作持续做了3年。每一年的野外调查和采样工作,我们都在项目负责人的带领下,积极认真的开展。无论是土壤、灌溉水、农产品采样,还是大气干湿沉降物的放缸收缸,我们都认真对待,一丝不苟,按照要求记录每一项要点。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16年年底国家地调局组织的项目评审中,我们的成果报告和数据库建设都成功的获得了“优秀级”的好成绩。尤其是数据库建设工作,数据库建设标准要求的字段和描述内容,跟我们前期细心的调查和认真全面的记录息息相关,也跟后期我们室内加班加点是分不开的。没有辛勤的努力,哪来丰硕的回报? 
    一个个地质调查项目,我们都留下了辛勤的汗水,吸取了汗水中的营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慢慢成长为一个个合格的地质人。到       2016年底,我们开展地质局扶贫项目“临高县多文镇美山村耕地质量调查”的时候,从项目的预研究、野外踏勘、调研、工作方案编制、野外调查、样品采集和加工工作等,我们依据相关规范,按要求一步一步开展项目实施,已取得了较大进展与部分成果。
    这,只是地质工作中一个“入门级”地质人一步步成长的很小的一个缩影,我们努力学习,踏实工作,我们汗流浃背,我们从汗水中汲取“养分”来滋养我们的稚嫩和浅薄。慢慢地,我们成长起来;慢慢地,我们强大起来。踏上地质行业的征程,我们看到了无限光明,领会到了一种责任,让我们用坚定的步伐走出自己的精彩,将地质之光发扬光大。
 
 
                                    地质人的诗和远方
                                (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水环处   李信)
 
    2012年的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属于地质工作的行业,从此感动和思考就没有停止,一切都源于对自然的向往。曾经我们都是那么的年轻,都心怀壮志凌云,意气风发;而今天,我们或出没于荒山野岭,或漂泊海外他乡,或深入沙漠戈壁;而将来,我们将平凡而不平庸的地质精神得以传承与发扬。
    毕业之后的五年多的一线地质工作,风寒露宿、拔山涉水,是我们地质青年的家常便饭,这也是我们的今天和明天。即便是这样,依然把汗水挥洒在这片大好的山河里,这就是我们的地质情怀。当游走于自然的怀抱,伸手便可触摸纯净的空气,抬头便是蓝天白云和星际无垠,这一路的艰辛与疲倦早已尽释。
    鹦哥岭热带雨林,便是诗和远方。自从2007年27名大学生护林员的进驻,沉寂多年的鹦哥岭从此有了年轻的歌声。2014年省厅下达了海南省白沙县1:5万地质灾害详细调查的项目。同年夏天,我们背上了地质包、手拿GPS和罗盘走进了这座层峦叠嶂的大山,我们很庆幸能有两个月的时间在深山密林中与青山为友,与绿水为伴。一路的踏勘、量测与编录,一路挥洒的欢颜笑语,是一个平凡地质工作者一天重复最多的工作。回到住所,稍作休整,伫立于窗前,回忆起一整天的辛劳与风景,看似简单,却能像杯中的白沙绿茶让人回味无穷。山里的夜没有了城市的喧嚣与浮躁,面对这处子般鲜润般的月色,竟会让人有一种别样的感动和暖心,渐渐的困倦全无。不禁让人想起了迟子建先生的在《我对黑暗的柔情》中说:“黑夜在这个不眠的世界上,被认为的光明撕裂得丢了魂魄。其实黑夜是最洁净的,城市夜夜笙歌的繁华,玷污了纯净的黑夜,老天给我们黑夜,就是送我们梦想的温床”。常年穿梭于密林或荒野,远离喧嚣与繁华,与鸟语花香为伴,而能常驻于心的就是那份心灵的纯粹。
    多少次走在路上,多少次迷失方向,指北针却是地质人心中永恒的方向,就像每个人心中那个小小的希望、小小的梦想,坚定着自己的脚步,不停息的脚步,年轻有力的脚步,饱满着丰富的世界。
 

                          建设海南数十载,不辞长作地质人!
                                             ——记我身边的老地质人
                            (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矿山资源环境研究所   邢燕琳)
 
    我身边有这样一位老地质队员,他叫周凤南。周总一直从事采矿工作,是一名既有扎实的专业功底,又有丰富的野外实践经验的技术管理型干部。作为一名地质矿产行业的老专家,周总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经验传授于身边的年轻人,再加上他性格开朗幽默,总是和我们年轻人打成一片。周总说野外的工作艰苦枯燥,但也有其他行业享受不到的快乐。例如,在某个山坳中发现矿点、探槽揭露到控矿构造、钻孔中见到有品位的矿体、找到大矿、项目立项获得通过、从帐篷搬到简易房、野外收队与家人团聚,这些都是快乐的,是别人感受不到的幸福。地质队员更应该学会苦中作乐,少抱怨,积极乐观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我身边还有这样一位老地质队员,他叫李发曦。李工在我的心目中,是个儒雅的人,他身上没有地质汉子的粗矿,反倒有点像教书匠。在他的身上,有一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每天早上他都会提前来上班,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学习,没事还跟我们来段英语对话。专业上李工也对规范了如指掌,很关注新出台的规范,没有因为自己的年纪就放弃对自身素质的要求。李工也经常在野外就给我们开班授课,结合现场实际,将自己的经验知识传授给我们,他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停止学习的脚步,我们进步的空间是无量的。
    还有这样一位老地质队员,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也没有见过本人,但他的事迹却依然感动到我。他已经八十岁的高龄了,依然爬山、下井,活跃在地质的第一线,其他人担心他的身体劝他在家颐养天年,可都被他笑着辞谢了,他说他干了一辈子地质工作了,还是愿意把自己的余热发挥在地质事业上,到老了,都不想放弃自己的地质情怀。
    我在地质队工作的这几年间接触了些年长的前辈,他们总会在言谈间提起青年时期从事地质工作的情景以及地质队的一些旧时往事。而我每次陪同出野外的实地见闻又使我对地质工作的艰辛有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风吹雨淋,荆棘缠绕,跋山涉水的野外环境,他们常年进行地质采样、地质测绘、钻探作业等工作,仅仅风餐露宿和远离亲人就足以让人体验到野外生活难言的苦涩。
    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象起他们野外一日的情景:晨晖中,帐篷上飘起袅袅的白烟,地质人开始了辛劳的一天;在休息的间隙,有时他们登高远眺,望着家的方向凝思出神;夜幕下,大山的天空寒星闪烁,他们围着篝火边吃饭边低语交流着一日的心得与收获;深夜,煤油灯下埋头整理数据资料的身影久久定格……大山日复一日的寂寞令他们早早学会安于寂寞、专心致志,他们将汗水与情思挥洒于荒山野岭,很快就湮灭在无语的山中、时间的深处,无可见证。
一批批地质队员从年轻时代就活跃在大山深处,他们用青春丈量祖国的崇山峻岭,用朴实的行走默默践行心中的理想和激情,我想,那不仅是职业的担当,更是坚定信念所透出的无畏无悔。他们为国家的地质工作积累了珍贵的原始资料和数据,找到了一个又一个宝藏。
    而今,优越的物质条件、便捷的交通工具、先进的仪器设备、科学的技术手段给予新一代地质人的找矿之旅提供优渥、高效的辅助设施。我们应接过前辈坚实的地质锤,躬身传承地质人深厚的优良传统。 “我坚信,没有翻不过去的山,也没有到不了的岭。山越高,意志愈坚;岭越远,胸怀愈宽。一个不畏艰难困苦的人,一定会到达光辉的顶点。”
    《温家宝地质笔记》中写道,“地质队员在野外考察时的工作和生活是单调枯燥和艰苦危险的,但也充满了神奇和乐趣。我平静从容地面对艰苦,在困难的环境中保持尊严,保持心灵的纯净和美好,把希望寄托在明天。这样的内心,有着常人的愿望和追求,也有着神仙般的诗意和广阔。”
    在我们身边,像周凤南、李发曦这样的老地质队员还有很多很多,他们扎根海南,从风华正茂到银丝满头,从没有离开过这片热土,以自己的行动诠释当年的誓言:建设海南数十载,不辞长作地质人!
 
 
                                做无悔地质人
                             (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区调队   梁定勇)
 
    回想起10年前,不经意间,第一批高考志愿我填报了吉林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从此我与地质结下了不解之缘。毕业后能够回到家乡从事地质工作,更是让我感到无比开心。来到地调院区调队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区域地质调查填图,清晨披星戴月出发,晚上头顶星星回来,跑路线、测剖面、编槽探,钻未开垦的山林,跋山涉水,汗水将衣服湿了又干,中餐蹲在石头上吃包子饼干,说不辛苦枯燥是假的。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犹豫过,反而觉得在城里待久了,出来呼吸下野外的新鲜空气,整个人都感觉特别自由,心情舒畅,就像一只长期被关在笼子中的鸟,突然间可以在蓝天中自由飞翔。当我发现一块好标本、一处重要地质现象时都会让我激动不已,尤其是在保亭县填图时,我沿着山沟的小型瀑布一路攀爬,找到了岩体间的接触关系,让我激动的心情久久不平静,之前爬山时的身体疲惫也一扫而空。在野外,我游行看到了挖蜂人酿出的最地道的蜂蜜,品尝了当地人做出的最鲜美的食物,体验到当地最淳朴的民俗,还有大自然对人类最慷慨的馈赠——山野湛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以及大山孕育出的甘甜的野果。当然,工作中也难免出现意外,在保亭区调项目中,我的一位同事在太阳下山后没能及时回到集合的地方。我们都知道,大山里的植被是很茂密的,没有了阳光的照射,山里很快就伸手不见五指,这位同事无法再继续行走了。而且,山中没信号,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被困在什么地方。正是这个焦急的时刻,当地的热心村民主动提出给予我们帮助,他们派出几位熟悉山路的村名跟着我们地质队员一起进山寻找,最后在一处简陋的农舍中将我的同事找到。我们收获了满满的感动,这时才真正体会到了作为地质人的幸福感以及作为党员肩上担负的责任。
    当我坐在快速飞弛的环岛高铁动车时,看着窗边一瞬而过的美景,我会不由自主的感慨万千,经常和周围的同事、家人讲起了我们在区调中的付出、贡献和经历。家人每次都认真听着我在野外工作的见闻,妈妈笑着说我字里行间都透着自己为海南地质事业做贡献的那种自豪和成就感。我知道,在广大的地质事业的旷野中,活动着无数像我一样的一线地质人,我们忍受着对家乡亲人的想念,努力适应着闭塞生活和自然条件的限制,同时,体验到自然的丰饶与秘密,在大山里历练着自己的青春。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愿在地质历史的长河中畅游,探索史前的秘密,同时享受大自然的赐予,乐此不疲。我愿用一生去从事忠爱的地质工作,为我们家乡地质事业谱写新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海南企业信息化服务中心  Copyright © 2014-2060  ICP备案号:

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版权所有:北京pk10赛车平台   办公室电话:0898-66835821
防治“吃空饷”问题监督举报电话:0898-66823650。邮箱:2860420390@